贺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网络

法官回应王朝案再审疑点刑讯逼供由检方调查

来源: 作者: 2019-04-23 20:56:14

法官回应王朝案再审六疑点 不公开审理因涉及隐私 保定市检察院调查认定不存在刑讯逼供 曾广受外界关注的王朝案,经河北保定市北市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后,于9月9日凌晨当庭宣判。虽然再审法院对王朝案的审理采取了限度公开透明的态度,但仍不乏质疑声音。9月10日,

法官回应王朝案再审六疑点

不公开审理因涉及隐私 保定市检察院调查认定不存在刑讯逼供

曾广受外界关注的王朝案,经河北保定市北市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后,于9月9日凌晨当庭宣判。虽然再审法院对王朝案的审理采取了限度公开透明的态度,但仍不乏质疑声音。9月10日,就公众关心的几个问题,采访了本案审判长、北市区法院副院长吴亦涛。

疑点1 为什么不允许王朝的母亲参加旁听

证人不得旁听审理

吴亦涛:王朝的母亲杨惠贤是本案的证人。在本案侦查阶段,杨惠贤曾经接受过公安机关侦查人员的讯问;在一审阶段,接受过王朝辩护律师的调查。她的证言是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根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证人不得旁听对本案的审理。

疑点2 为什么法院在公开庭审期间又进行了40分钟的不公开审理

通话清单涉及隐私

吴亦涛:王朝的通话记录清单是认定王朝犯罪的重要证据。但通话记录清单涉及公民的通信自由、通信秘密和个人隐私,涉及公安机关的特殊侦查手段,为此公安机关对原始通话记录清单进行了证据转化,制作了情况说明,庭审前合议庭组织公诉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辩护人查阅了原始通话记录清单。在公开开庭审理中,辩护人多次要求公诉人公开出示通话记录清单。鉴于通话记录清单涉及国家秘密和个人隐私,依法应当不公开审理。为此,公诉人建议法庭转入不公开审理。在法庭不公开审理阶段,公诉人出示了王朝等人的通话记录清单,法庭组织控辩各方进行了质证。

疑点3 抢换上自己的卡

邢世平怎么会知道王朝所抢劫的号码

吴亦涛:经再审查明,2006年8月11日14时30分许,王朝在京石高速公路石家庄新乐东五楼附近,使用所抢接听邢世平打来的,邢世平催促王朝抓紧赶去处理交通事故。这里所说的王朝使用所抢接听邢世平打来的,是指王朝将自己的卡插入被害人陈英茹的红色三星中接听了邢世平的。

疑点4 瑕疵证据非一律排除

为什么部分证据存在瑕疵还被法庭采信

吴亦涛:正如公诉人在公诉意见中所言,原案部分证据存在瑕疵,导致原判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为此,省法院裁定撤销原一审、二审、再审裁判,发回保定市北市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针对原案的证据瑕疵,保定市北市区检察院建议法院延期审理进行补充侦查。在补充侦查期间,北市区检察院在公安机关的协助下,进行了补充侦查,对原案中的瑕疵证据进行了补充完善。

根据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的有关司法解释,对于瑕疵证据通过有关办案人员的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可以采用,并非一律排除。

疑点5 刑讯逼供由检方调查

为什么法院不对王朝所称遭遇刑讯逼供的问题进行调查

吴亦涛: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刑讯逼供案由人民检察院管辖。王朝反映的侦查人员刑讯逼供问题是否属实,应当由检察机关调查。

据悉,保定市检察院对侦查人员是否存在刑讯逼供问题进行了调查,出具的调查报告称:调查组查阅了侦查卷宗及审判案卷,讯问了王朝、侦查人员、管教人员和王朝同监室关押人员、有关医生,调取了王朝就诊的资料,认定侦查人员在办理王朝抢劫案件中没有刑讯逼供行为。同时,调查报告称:2006年10月31日,王朝在石家庄市被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刑警大队抓获并被刑拘,当晚被关押在石家庄市质监局招待所。11月1日上午王朝趁侦查人员不备吞食了三枚钉在墙上的电线卡子,被送往河北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就诊,王朝服药后于当天下午带到保定。11月2日,王朝被送到保定市看守所羁押,因吞服异物尚未排出,未能入监,看押在刑警大队审讯室。其间,王朝又先后两次吞服螺丝等异物。自2006年11月2日至13日王朝先后9次在医院就诊,13日被送往看守所。

疑点6 王朝当地生活多年

王朝为什么要跑到保定去作案

吴亦涛:在庭审中,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向法庭出示了部分证据,意图证明王朝具有作案动机,称王朝有吸毒史,王朝没有注册过任何公司,也不是任何公司的股东,王朝欠债很多,有的至今未还。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审理过王朝被债权人索债案件,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法院在强制执行时发现王朝根本没有财产可供执行。对于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出示的证据,王朝的辩护人认为法庭不能进行道德审判。合议庭认为,这部分证据属于品格证据,法庭未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

另外,2000年王朝与正在保定华北电力大学就读的刘某谈恋爱。第二年,王朝与刘某结婚。王朝在保定生活多年,陪妻子在华北电力大学读书。本案的案发地点华电小区就是华北电力大学的生活区。据《燕赵晚报》

京华时报:王朝案排除怀疑才能接近正义

本报特约评论员 傅达林

有罪证据只有排除所有合理化怀疑,形成一条完整不矛盾的证据链,法官发现的法律真实才可能地接近客观真实,司法判决才可能地接近正义。

王朝入室抢劫案,因证据存在瑕疵,历经一审、二审、再审、提审、重审,司法判决再度回到原点,依旧维持原判决。为平息舆论非议,该案审判长就公众关心的问题进行了答疑。

对于影响性案例进行判后答疑,已成为某种不成文的司法惯例,目的在于向社会展现判决逻辑,避免公众对司法产生不信任。就本案而言,5年来的司法轮回夹杂了太多疑问,尤其是侦查中李刚身份的披露,让案件变得扑朔迷离。如今,一次民众期待能够实现正义的司法判决,理当寻求与社会的主动沟通,以消除公众对司法的疑惑。

但是,答疑内容能在多大程度上消除质疑,回应社会关切,却不是单靠法官个人愿望就能实现的。拨开因李刚的名人效应加诸本案的舆情关注,司法要阐释清对被告人定罪量刑的合理逻辑,就必须首先确立有罪证据的真实可信。

王朝抢劫案之所以重审,就是因为证据环节出现纰漏,侦查取证不仅存在诸多违反法定程序之处,证据之间也远未形成严密链条。此次重审,8小时的质证没有出现一条控辩双方都认可的证据,但判决书却采信了控方几乎所有的证据和意见,判决的理由何在,这才是法官答疑的关键。遗憾的是,无论是在答疑中还是在判决书中,对引起舆论普遍关注的一些疑问未作出令人满意的解释。

当然,在没有接触完整证据材料前,任何人都不能断定这是一起错案。但是,刑事司法必须恪守证据的判断采信之道,尤其在面对一个人的生死自由时,更需谨记:有罪证据只有排除所有合理化怀疑,形成一条完整不矛盾的证据链,法官发现的法律真实才可能地接近客观真实,司法判决才可能地接近正义。

(:海蓝天空)

儿童发烧按摩哪个位置
孩子发烧如何退烧
宝宝咳嗽吃什么

相关推荐